奇迹电游官网 > 历史 > 宋朝风流才子鼎盛 官场也不除外

宋朝风流才子鼎盛 官场也不除外

发稿时间:2017-07-11 11:23:03 来源:互联网编辑 评论:0

宋朝风流才子鼎盛 官场也不除外,宋仁宗朝时,杭州府钱塘县有个县官叫做韩汝玉,韩县长这个人素有名望,属于基层领导干部里会干事,能干事的那种循吏,只是有一点不好,老大管不住老二。大概平日里缺少自律,受了享乐主义腐朽思想侵蚀,总觉得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。兄弟我是个粗人,自然认为偷到了总比没有偷着好,钱县长虽然是个文化人,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总喜欢三天两头往风月场所跑。

别看钱塘这个地方小,但“夜总会”的规模堪比“皇家一号”和“天上人间”,时间一长,这感情居然就这么跑出来了,钱县长和“夜总会”一位三陪小姐好上了,我们姑且叫这位小姐“小玉”好了。钱县长和小玉两人如胶似漆,春宵苦短。为了经常能够和小玉厮守,钱县长干脆将小玉包养起来,夜夜笙歌歌如画,流连往返不思归。

宋朝风流才子鼎盛 官场也不除外

钱县长以为这件事做得很隐密,那时候,身边没有纪检干部,街头也没安装摄像头,钱县长一忙完公事,就屁颠屁颠跑到小玉闺房里寻找迟来的爱,极尽缠绵悱恻。钱县长不知道,自己放松世界观改造,贪图享乐,包养二奶的事情被手下一个科级干部发现了,这小子因提拔无望,迁怒于钱县长,有心要上司好看,只要能杀杀钱县长威风,弄个把柄攥在手心,不怕要风没风,要雨没雨。

这天,钱县长兴许头晚喝大了,留宿在小玉家里了,到了上班的点儿了居然没醒,要么说,酒色酒色,销魂蚀骨,影响签到呢。钱县长尚在温柔乡里回味无穷之时,门外有人高声喧哗,“我找钱县长,有公事要办。”老钱睡眼醒松的开门一看,心里立刻明镜一样,敢情有人故意出我的丑,砸场子来了。不就是你小子不符合提拔条件吗?怎么着,要挟我?那你也太小看我了。

钱县长不慌不忙梳洗打扮停当,大摇大摆端坐在小玉家书案旁,一如公堂之上,神态安然,旁若无人的传唤来人进见,不就是屁大一点事吗?但见小玉云髻高挽,研墨润笔,钱县长笔走龙蛇,刷刷刷,一气呵成,文书草就。再看那位存心憋坏的科级干部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心里只个劲埋怨,我咋不穿越到今朝,给他来个手机刷屏呢?本来想给上司吃个苍蝇,结果自己却像个苍蝇一样惹人嫌。

钱县长不动声色办完公干,心里这个气呀。老钱在小三家里办公的事情一经渲染,闹得路人皆知,荒唐,跌份,有失官仪,事件发酵一般成为钱塘县街谈巷议的奇迹电游游戏。钱县长知道这下闹大了。领导干部私生活糜烂,与他人发生不正当关系,轻则官帽不保,政纪处分,重则判处徒刑。当然,事件虽然发生在宋朝,钱县长仍然吃不了兜着走,至少县长是当不成了。

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宋朝时对官员狎妓的处罚规定,据我的老师吴钩考证,仁宗朝规定“阃帅、郡守等官,虽得以官妓歌舞佐酒,然不得私侍枕席”。阃帅,即将帅等守边大员。吃吃花酒可以,不过千万不可蝗虫吃过界了,一旦嫖宿,则按“赃私罪”处理,罢官免职,判处两年徒刑。即使是吃花酒,也只能是在重大节日时,平常请官妓伴酒也是不允许的,而且宋朝官妓属于只卖艺不卖身。嫖宿私妓,只有老百姓有这个权利,如果是官员则罪加一等,犯事后,至少十年之间不不予重新使用。

钱县长身为基层领导干部,自然熟悉大宋律法。钱县长的选择是:纵使辞官也内流,娱乐至死不回头。坚决不向阴险奸诈的小人低头,坚决不与小报记者狗仔队妥协,誓死捍卫我的婚外情。辞官之前,钱县长还有一件心愿未了,第二天,钱县长身着官袍,不怒自威,升堂办案,将前日让自己出丑的科级干部,扒下裤子,杖责一百,直打得皮开肉绽,这是要让此人记住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要挟的,也不是什么人都怕要挟的。

解恨之后,自解官帽,自悬官印,并酣畅淋漓的留下一封辞职信“我老钱愧对组织培养,如今被小人所侮辱,实在不好意思再管理治下百姓,请允许我辞职而归。”钱县长的辞职报告随后交给了他的上司,他的上司是谁?大名鼎鼎的范仲淹,范仲淹时任杭州市长,范市长看了报告,哈哈大笑,世界那么大,你想去看看?想得倒美,你想去就能去吗?虽然你钱县长是个明白人,知道犯了男女关系错误,引咎辞职,可是你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

范市长在辞职报告上批阅“公,杰士也,愿自爱之。”我早就知道你是个不错的官员,只是生活作风方面不够检点,希望你吸取教训,努力改正错误,至于辞职吗?不批,留任。范文正公是大名士,自风流也。解人遇到解人,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范仲淹看重的是能力和政绩,至于风月情事,说大不大,说上不小,希望你能把它处理妥当。你说,哥咋遇不到这样的好领导,既讲人性,又解风情,不过,量哥也没这个胆量,反腐的达摩达利斯之剑如今越来越锋利无比。

那么官复原职后,情圣韩汝玉县长自此以后是否利剑断情魔了呢?我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,老韩辜负了范市长的期望,仍然我行我素。明里虽然不敢夜宿小玉家了,但仍旧暗通款曲,看来,这小玉还真是我们韩县长的最爱了。老韩在钱塘县任职期满后,就在国家有关组织部门对他政绩做出考评前,干脆带着小玉泛舟西湖,公然学起了老情圣范蠡携西施做神仙眷侣游,恋恋一月有余,开心的不得了。

范仲淹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这小子当真不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放在眼里?爱才心切的范市长打算救人救到底,为国家挽救一个恋恋风尘中的人才。范市长投其所好,干脆在一个花好月圆的日子,置办好酒席,再雇上一条游船,亲自下令招来小玉佐酒。韩汝玉哪里想到这是计谋,一边品尝着珍馐美味,一边享受着佳人相伴,不知不觉之中酩酊大醉,范仲淹屏退小玉,下令船夫解缆开船,船只顺流疾下,待到韩汝玉一觉梦醒时,轻舟已离西湖数十里之遥了。

范仲淹捧打野鸳鸯两头散,是否惊醒了梦中人韩汝玉?韩汝玉醒来后又做何感想?此皆不知。只是可怜了玉人小玉,从此与情郎天涯茫茫两不知。时过境迁,此一时,彼一时也,宋朝的奇葩故事真多。对于腐败分子犯了作风问题的韩县长我们恨不起来,而对于纵容包庇才子的范仲淹市长,最后这种决绝而无奈的做法我们似乎也爱不得,这也就是宋朝,估计H省的育良书记一定后悔迟生了一千多年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
精彩推荐

更多精彩

头条

阅读全部